。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夢境,常不外乎下列幾種。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完轉山之前剛讀完45%的天堂,那天剛好是假日在公司加班,在櫃台讀的時候,有人問了我,為什麼是45%? 封面說了:「西藏阿里的荒原上,氧氣濃度只有海平面的45%」。一本作者是兩個高科技從業人員,另一本則是等著唸研究所的學生。西藏的吸引力在哪,言語很難描述,是需要你用心去感受,想像那45%的空氣,以及海拔3800的高度。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個週末在各電視台轉來轉去時,停在discovery頻道,那段節目我只看到了最後的十分鐘吧,卻印象很深。在講著越前水母侵襲日本海的記錄片。不確定那是何時拍的,但想到去年出版的一本書「群」,心裡開始恐慌。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文章想寫很久了,我一直不懂周圍的朋友即使氣色再差,都寧願去相信中醫師的話而不是去運動。甚至有個朋友看到連中醫都叫她不要再看中醫,她還是照常報到。(因為朋友至少四五個都是這樣,而我真的忘記是誰說的,所以希望誰被寫到都不准生氣)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想在這裡讀著這些文字的你們,應該多少都知道我搬到這裡來的原因。
 
這一陣子其實我除了工作很忙以外,這件事其實多少還是困擾著我。我一直在想,在這樣的網路世界裏,我是不是還想得不夠周全以及,忽略了一些什麼。事件發生後,我就不曾再去當事者的網誌看,而我在事情一發生時,也想過是不是要直接在現實生活中把這些事情攤開來說清楚,而後,雲問了我一句話「你確定她聽得懂你在說什麼嗎?」,這句話很穩得把我的衝動給擋住,也幸好有雲的這句話。
 
在我的性格裏,我常是會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先確定自己是否有疏漏的地方,然後再去跟對方討論,並不是一開始就指責批評對方的錯。我認為這是基本的,但原來許多人都不這麼認為。如果我們在網路上寫些什麼都要顧全大局的話,其實網路就不會再有那些風風雨雨。而我也發現,原來七年級真正的想法是這樣,不是像我認識的only,聽得懂我的話而且貼心。
 
我承認這件事對我來說很挫敗,所以我竟然拿這件事折磨了自己幾週,因為我不斷在思考她所寫下的那些話。這個週末,我又再度上去她的網誌看,然後我終於有種解脫的感覺,因為,我確定她根本不懂我在講什麼。如果電波是這麼不相通,大家就不用強求,回到現實裏,繼續戴著面具,生活在假相裏。
 
我豁然開朗,而且覺得很開心,好像從心裡拿走根原本這麼不重要的刺,即使痛了一陣子,也沒有傷口。
 
 
(看新版面應該也知道我變開心了,這版型一整個很春天)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早上抽到了一張聖杯ACE,新感情//喜悅/感受,是牌的意涵。中午午休時間,有個朋友,目前正待在紐西蘭那間我曾打工的BBH,終於幫我串上了線,老闆和老闆娘,還有狗,在視訊的那一端揮手,笑著,拉著狗的手對我揮著。我以為我差點要哭出來了。(pei,如果是你,我想你一定能了解我的感動,那種以為短時間內不會再見到的臉孔,甚至,是一輩子。)
 
他們是我在紐西蘭相處最久的朋友,如果他們願意被我這麼劃分的話,當然,也是我唯一的雇主。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幾天工作很忙,直到今天結束了幫主管上課的課程後,似乎才稍微告一段落。我負責的課程只有一小時,卻準備了幾週。真要到自己去教別人時,才知道自己的內容有多少。而這樣的講課方式其實是一直以來想要挑戰的,也幸好這幾個月來有幾次站上台負責主持的經驗,所以壯了膽子,口條也溜了。下班後就和也負責講課的同事,相約到餐廳算是慶功。每天見面的同事,竟然在餐廳不知不覺的聊過了三小時。搭上回家的公車時,時間竟已將近十點。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走在夜裏的人行道上,踩著一地枯黃的葉。抬頭看,飄下來的不只那些,還有著細細白白的花瓣。有種愰如隔世的感覺,每次看著葉子飄下來時,我都會對自己說,你看,一千年就這麼不作聲地過去了。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4 Fri 2008 11:45
  • 返鄉

為了避開車潮,我們提早回去彰化掃墓。我總是沒能在父親忌日當日請假,所以清明一定得要回去一趟。

按照習俗,父親其實已經從塔裏移回祖祠裏,但我們卻沒人想要回去家裡祭拜,怕的是那些貪得無厭親戚的嘴臉。從哪個交流道下,然後沿著省道,在哪裡轉彎,車上總是只有我才知道。我以為,自己從來就不是父親最疼的那個,這個時候卻常因為只有自己知道怎麼走到而得意。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覺得一個人的我常是陰暗的,灰濛濛,好像總有心事,卻也很容易快樂。矛盾,缺少邏輯,念過銀保科但數學奇差。在決定搬家時,我一直在想新家會是什麼模樣,該寫些什麼。不過,換湯不換葯,我只是搬了新家換了新衣,只是從此在這個板上不會再有舊名出現,我變成這個,喜歡住在樹洞聽秘密的女巫。披著一身黑。黑顯瘦,我喜歡。
 
至於過去曾經寫過的那些,為了維持正在進行中關於紐西蘭回憶的完整性,我還是會把它們搬過來。但剩下的,就當做一切重新開始。
 
會不會再被人找到,這我已經不願再多想。我只希望安穩地至少能在樹洞裏窩上幾年,畢竟對這種年紀來說,搬家是件很辛苦的事。生活裡還是有其它值得開心的事,雖然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好像少了些。
 
開幕誌慶。至少這件事還是值得開心一下。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