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在工作上面臨天人交戰的時刻,即使心裡有份篤定,就像當初要前往紐西蘭一樣,非去不可,即使不確定去了以後又會是什麼樣子。

 

這兩天做瑜伽時,腦裏會翻攪這些,然後忽然就想起當初剛抵達紐西蘭的無助,於是乎,我告訴自己,如果那樣的日子都熬過來了,這些都不會算什麼。記得在從Nelson回到Christchurch的時候,我站在大教堂前面,心裡百感交集。想起的,竟是剛抵達Christchurch隔天下午友人從台灣撥電話過來安慰我的聲音,而那時的景色,僅止在眼前,沒能到心底,我錯過了夏末初秋那葉色轉換的綺麗色彩,但卻也因此得到滿滿的收穫。

 

我們總是會擔心向前一步會是什麼,卻又不想原地踏步,於是前前後後,像場獨舞,搖擺猶豫。但總是要做了,說了,動了,才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也才知道,前方還有什麼樣的考驗。

 

會勇敢的啊,這些女孩們,不論幾歲,不論在哪,不論即將啟程的,不論是否知道下一站的,要走了,就是轉身,揹起行囊,留下的全是灑脫,當然,還有那一份微笑。

 

總是要試了,才知道自己的能耐。如果能因此找到真正的自己,那所有的投資與機會成本,帶來的都會是心靈豐碩的果實。既然我們都鼓起了勇氣向自己挑戰,那未來又豈是難得了你的。

 

那就試吧,說了,就要走囉。

 

(寫給雲,也寫給自己,還有那些個總在旅途中的女孩,不論是真實地行走,還是心靈的出走。)

(另一個括號要謝謝你們,謝謝你們與我的頻率相通,因為有人懂得,所以這些辛苦都不算什麼了)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颱風來襲的這幾天,我宅在家,靠一本鍾文音的「少女老樣子」渡過。最近好像興起一股回憶與家人尤其是母親之間相處的書出版,裏面提到了一些台北城的舊模樣,竟也喚起我記憶裏幾乎快要模糊掉的片段。

小時候住在台北市區現在最熱鬧的地段,市民大道及復興南路的交叉口。那時候的市民大道,是一段長長的鐵軌,住在鐵軌旁的住家,必須要有對於夜裏火車輾過鐵軌所傳來的震動及噪音不為所動的定力。而穿過鐵軌的復興南路,是一段很短的地下車道,當靠著窗戶時,會正好面對著那地下道將出口的地方。記得有次,鄉下的表哥來到台北,借住我家,那時候他半夜履次被火車聲及震動吵醒,常轉過來問我們,這樣你們睡得著? 而我們都會用半睡醒的囈語,代替回答。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從頭到尾我都知道我又是緊張蟲上身,但就是忍不住會想要模擬一下傳說中不太好辦的美簽是什麼模樣。也不致於真的就不太好辦,只是聽多了繪聲繪影的傳聞後,你就會對辦美簽這件任務不由自主地貼上五顆星的難度。


許多人說對於我這種單身女子要去美國,他們都會擔心是要去嫁給阿豆仔生小孩,假觀光真賣淫,跳機什麼鬼的,所以都會盤問許久。預計會同我一起去的朋友,雖然美簽才過期,而且還在美國唸過一陣子書,但也是被問了至少十個問題,甚至還有的是重覆問,不曉得是面試官跳針,還是想要學FBI交叉盤問出什麼秘辛。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實在忍不住,先公告一下,

我。 美。 簽。 過。 了。


是一個大陸人面談的,全程中文,至於為什麼我知道他是大陸人呢........

因為他問我 "去新西蘭有沒有工作呢? "




回頭再來寫整個美簽的爆笑史....(我自己一整個覺得爆笑啦)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沒錯,為了讓大家更了解天線寶寶的來龍去脈,我特地又把舊文給搬過來。(應該會有人說:啊你明明就是充版面吧你)


話說前兩天又去針灸了一次,這次手機很不幸的沒什麼電,所以沒能把證據拍回來給大家看,不過每次在針灸之後,都會有種好像被加持過很想跪在地上跟醫師磕頭,並送上一籃自己養的雞和雞蛋來答謝恩情的感動。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本文於無名舊址刊於 2007.01.08
為了讓讀新文的人看起來比較清楚, 就把這篇文篇給移過來了。


自已不算是多病的體質,而且有維持尚算良好的運動習慣,但大概是年齡和新陳代謝呈負相關,所以年紀愈大,自癒力也愈差。去年曾經因為病毒性的感冒在家又拉又吐,自以為是鐵打的胃倒也開始抗議,連一向自豪的皮膚,這陣子都開始嚴重過敏,類似冬季癢的症狀。原本12月中去看了西醫,才吃了三次的葯就放棄,因為葯效過強,整日昏沈的滋味實在很難受。但今年才開頭,竟然又復發,還更加嚴重,這幾天照鏡子都有種「花容失色」的驚悚效果。所以這次選擇去看了中醫。


第一次看中醫是開始上班後,因為手腕長時間打字導致,但好發於左手,也許是因為我常用肩膀夾著電話邊打字引起,跟筋骨有關的,當然不會想去看西醫,很自然的就看起中醫,而且其實心理也開始排斥吃西醫所開的葯方,因為我深信,這些葯的副作用對身體的影響,絕對不亞於它所產生的葯效。至於開始臣服於中國千古流傳的傳統醫術,則是從去年度的睡落枕開始。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