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夜裏的人行道上,踩著一地枯黃的葉。抬頭看,飄下來的不只那些,還有著細細白白的花瓣。有種愰如隔世的感覺,每次看著葉子飄下來時,我都會對自己說,你看,一千年就這麼不作聲地過去了。
 
杜鵑花開得正艷,而那是白天的光景。夜裏什麼也見不著,但卻有著什麼悄悄地,就這麼擦身而過。會以為錯過了什麼,轉頭才發現那只是一陣風。落葉應該是秋天的顏色,那這一地的枯黃又是什麼? 木棉花掉了一地,想撿一朵尚算完整的回家擺著,腦袋裏忽然想起某人曾說過,門口那一株木棉花落下的汁液總把車子搞得黏膩。原來,悄悄地又過完了一個冬。
 
這個年頭,我驚覺自己蒼老許多。
 
原來會憤憤不平甚至氣上好幾天處處找人評理的,現在默默寫著就換了地方。以為是能摸摸鼻子就能東山再起,卻愈發覺得自己,累了。字打著打著,就停住了。腦海裏翻著翻著,就倦了。看了滿園的海芋,心情就好了。有了一口咖啡香,便就滿足了。即使是總覺得追不上未來,步伐竟緩了下來。是該喘口氣的,我對著自己說。
 

靜靜地,淡淡地,輕輕地。空白著。
 
我悄悄地繞過這一地的往事,沒翻攪,沒干係,即使風又吹起了這些那些,終究都是在背後了。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