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今天早上抽到了一張聖杯ACE,新感情//喜悅/感受,是牌的意涵。中午午休時間,有個朋友,目前正待在紐西蘭那間我曾打工的BBH,終於幫我串上了線,老闆和老闆娘,還有狗,在視訊的那一端揮手,笑著,拉著狗的手對我揮著。我以為我差點要哭出來了。(pei,如果是你,我想你一定能了解我的感動,那種以為短時間內不會再見到的臉孔,甚至,是一輩子。)
 
他們是我在紐西蘭相處最久的朋友,如果他們願意被我這麼劃分的話,當然,也是我唯一的雇主。
 
在紐西蘭的旅途中,每一個朋友都是擦身而過,因為每個人都在他們的旅途當中,而我也是。也許有某段行程相同時,你們會不斷在幾個著名的點又再度遇上;但若緣淺時,大概連住同間房間都不會碰到。在長達四個月的旅途中,有一半的時間是耗在他們家,而如果不是遇上了他們,我相信旅途會比想像中縮得更短。並不是說其它的BBH就顯得差了,而是一看到老闆的笑臉,你就會覺得這旅程開始有了暖意。
 
記得我下了巴士等了一會,他揮著手帶著爽朗的笑,眼睛被晒的微瞇,平頭像個毛小子卻帶著很紳士的舉動,幫我搬上行李,用很簡單的英文,沿著回家的路為我介紹超市以及往市區的方向。也說了剛好有個台灣女孩正長期住著,在學飛行傘,發現我不懂飛行傘的單字,他把手平舉,伸出窗外,做了個飛翔的姿勢。(我大概是這時候愛上他的,不會是因為他只用浴巾圍著下半身從我面前走過)。一直到後來,這個紳士竟也會調皮得拿起拖把跟我比武,或是從窗戶外嚇一個在房間很認真鋪床的我。他們總會笑說,因為我來換宿後,他們的天花板變得很髒,因為我連高一點的牆都搆不到。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在我離開前,為我做了我讚不絕口的蘋果派,還特地冰了一些,等我從Abel tasman玩回來後吃。當然,還有那些每週都送的貼心禮物。
 
也因為他們給人溫暖像家的感覺,很多來去匆匆的旅客都忍不住為了舒適的環境而臨時決定多留幾天;當然有些是因為特殊原因留下來的,例如來探望女兒的德國媽媽,生了病的丹麥女孩,一個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旅人-我,當然,還有那個瘋狂的美國女孩。因為這些人,我在紐西蘭的朋友不再是那些只有「一夜情」後就各奔前程的,而是很真實,可以一同騎著腳踏車上山,或是讓她載著到海邊,踩著沙,還是邀著一起進了Pub 喝愛爾蘭啤酒。她們不只是室友,也是回憶中,最美麗,而且,最難忘的風景。
 
記得在要離開,確定不可能再回得來的那天,我壓著帽子遮住已經二行眼淚的臉,完全沒辦法抬頭留給他們最後一個微笑,還有那他們遠遠就知道我在哪的爽朗笑聲。我靜默著,低頭摸著狗。每次BBH有人要離開時,大家會互相擁抱,狗兒就會跟著把前腳抬起來掛在大家的手上,像是捨不得似得要跟大家抱在一起。但如我曾說過的,一直等到真的要離開時,才知道說再見有多難。
 
如果我給了這趟旅程90分,那有89分,都是來自於他們。而這些友誼,雖然實際製造時間只有短短幾週,但我相信,他們在我心中的保存期限,卻是永遠永遠,而且絕不走味。
 
(不知道有沒有提過,老闆本身另外有在健身房兼差當教練,所以想當然的身材極佳。有次我們兩個在打掃一間四人房,移動傢俱到一半時,這個英國佬忽然喊了一聲很熱,就咻一聲把上衣脫掉,那時我心裡當然是驚呼一聲-尾音上揚那種,然後竟然還是很害羞的邊掃就把自己掃出了房間我真是一整個沒種啊….XD)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P
  • 只是來報到

    最近比較脆弱
    每每一些事物的呈現就讓我熱淚盈眶
    甚至於潰決----
    所以這感覺我是懂的
  • 老大,
    你每次喝完酒都嘛潰決,而且會搞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的報到讓我也很感動。

    treeholewitch 於 2008/04/16 08:37 回覆

  • pei
  • Yes, I do.
  • pei
  • 哈哈 剛參加完婚禮果然怪怪的~

    旅行最棒的回憶莫過於這些人文風景
    尤其孑然一身一路上卻始終有貴人相助
    對他們來說或許只是舉手之勞 或許轉身就忘
    但對徬徨迷失無助甚至孤單想家的旅人們
    卻是溫暖的及時雨
    這些 是會停留在我們心中一輩子的!

    我還記得旅程開始一個多月 某下午我在法國街上咖啡館孤零零的點了一塊蛋糕想要默默慶祝生日 蛋糕吃沒幾口 咖啡才喝一半 店員毫不客氣的趕我要打烊 當時內心真是悽涼脆弱到極點
    就在這時 路邊一組看來嚇人的龐克街頭藝人卻輪流給我大擁抱 不爭氣的兩行淚水馬上滾下來 內心卻好暖好滿...

    是的 我懂
    也很開心你們再連上
    這麼深的緣分 我想 不會斷的
    這趟 妳真的 滿載而歸
  • pei啊,
    我真佩服你的勇氣,我是刻意錯開了生日,一定要回到台灣來。
    當我們在脆弱或需要安慰時,常常卻是那些以為不相干人們給了我們最需要的即時的溫暖。
    我相信,你也是滿載而歸。
    (而且你還去了這麼久,但遊記好像也還沒寫完喔..)

    treeholewitch 於 2008/04/16 08:40 回覆

  • 童~~^^
  • 童~~^^

    很喜歡那句~她們不只是室友,也是回憶中,最美麗,而且,最難忘的風景。
    這文再次勾起了我記憶中難忘卻失聯的那些人們~~很想念也很感謝他們....
    常常自己在心中幻想演練著,
    有天能在街角不經意的偶遇,
    然後熱情的給彼此一個深深的擁抱!
    想像中的我 總是欣然落淚
    但現實卻總是緣淺.....
    看到你們再次的連結 心中滿是感動~
  • 童,
    我們也都很期待你回來,
    再一起到越牆網聚一次。
    想想這些年過去了,我們都各自經歷了自己的故事。卻還能保持這樣的連繫,這才是難得的緣份喔~

    treeholewitch 於 2008/04/18 08: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