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親愛的孩子,
 
我今天在上外部課程時,在其它的教室裏遇到了一群在進行才藝發表會的孩子,於是我想,這些孩子是不是確定以後要走這樣的路,望著擺在一旁的古箏,我又在想,那你呢對於已然走上這條路的你,你又是怎麼樣去看待這一路走來?
 
我在上課時,遇到另一位較資深的HR,我很好奇她怎麼在同一個領域擁有了十幾年的經歷,而我,卻竟然開始疑惑這條路走得適不適當。她告訴我,如果我經常這樣問自己,也許我就應該好好考慮是不是應該要繼續走下去。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那天我面對著一群中階主管進行彙報,整個過程我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在會議中大家炮火猛烈的程度,讓我雖然沒在當場崩潰,卻在事後痛哭了將近一小時才好不容易平撫情緒。於是乎我一直在想,一份很好的薪水,也許會讓我們得到一定的社會地位,買很奢華的物品,吃很精緻的美食,那,快樂呢我記得高中時在餐館打工,我很忙碌,也要帶人,但也許那時候想得很單純,只要把客人都招呼好,什麼事就都沒了。也許那種薪水很微薄,而且屬於勞力密集的服務業,但卻樂在其中。那,改變的到底是什麼? 而我將要面對的到底是什麼?
 
有時候我們選擇把問題想得簡單點,用快一點的方法解決,有時候我們把問題想複雜點,是希望能含括所有可能發生的變數而提前掌握,但最後,結局好像永遠跟我們想得,天差地遠。這,才是鐵律。
 
你說,這是「病態的生存手段」,我在螢幕這端大力的點頭。然後我又不禁想了,如果這是社會常態,那之後是不是我也會浸染在這樣的環境之後,漸漸忘了當初,我所堅持的? 而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走同一條路?
 
我選擇相信,在人生中,總有一段路會佈滿碎石,而且我們被迫要赤腳邁過,踩過時,刺痛,也許還會有滲血的傷口,但至少我們都學會勇敢去面對。當然,途中也會不斷質疑自己的選擇,甚至一度氣餒地想要放棄,只要我們在這樣的過程中,有了任何的收穫,並且有了新的啟發,即便是從此之後,走向另一條路,那也不虛此行了。
 
那一週,我們還是沒來得及碰面,實現五次冰的約定,而我也抱著沒去音樂會的遺憾,但這個下午,我覺得很豐富。謝謝你呀,總是給我一些很特別的觀點,並且替我說出那些個存在心裡但卻不很篤定的念頭,也許,未來有機會跟你請教,寫論文的技巧?  (笑)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龍隆
  • 記得有一次在台上被污辱得很慘
    結果哭得不是我而是學妹
    奇怪
    下台之後
    我竟要去安慰那些為我難過
    和打抱不平的人
    想想
    該哭的應該是我吧
  • 龍哥,你真是有夠堅強。
    也可見你人緣很好,大家都願意幫你抱不平,
    像我們,有時候做到流汗人家嫌到流涎。
    這二天我持續呈放空狀態,
    每次遇到打擊後,都會花一些時間,
    好好想問題在哪裡,
    不只是事情的,還有自己。

    感謝你的留言啦。看起來你的遭遇比我還慘...

    treeholewitch 於 2008/07/09 08:37 回覆

  • only
  • 其實我也常問自己,這條路走的適不適當,次數或許比妳還多。我熬過一次面臨轉換的抉擇(考研究所),幸運的脫離某些藩籬來到台北,而在這個更有可能發生轉換的地方,我卻發現自己變得堅定。

    我想過其中的原因,大概就是看待事物的角度有了變化,這裡的老師們若有似無的灌輸天無絕人之路和山不轉路轉的概念,大家都像之身懷絕技又打不死的蟑螂,其實我感到非常感動,我們都應該更相信自己一些。

    很多南藝的同學覺得我到北部之後變得開心,而的確如此。我想大概是衝破某種畫地自限或猜忌的階段後,終於嘗到的甜頭吧。而且妳說的對,初衷絕對不能忘的,只要記著那樣的希望,什麼事都好辦得多。

    (也謝謝妳讓我的腦細胞運動一番,呵。)
    (可以去星巴克窩在沙發上一起討論論文的日子終於要來了是嗎XD)
  • 親愛的孩子,
    你們這群學生(還有樓上還在寫論文的龍哥),每次都能給我不同的思考方向去看事情。大概是工作做久了連腦袋都鈍了。

    人生總是有不斷的考驗來測試對信念的堅持程度,而在下了莫忘初衷的標題後,我竟然對於我一開始的目標以及心裡真正想要的有了動搖。

    雖然很期待能跟你一起窩星巴克沙發討論論文,但是,等我真考上了,你們也都畢業了吧 XD,會不會到時候換我來安慰你們呢?哈。

    treeholewitch 於 2008/07/09 08:50 回覆

  • LS
  • 有點傻了,我. 以為百毒不侵的妳說^^;
    anyway, 我喜歡被責備, 起碼知道自己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 事後總想起曾經看似傷害我的人,心裡反而感謝多於怨恨 ^_<
    喝一杯吧!
  • 是呀,當人家願意嫌棄時,通常是還抱持著一絲希望,因為會嫌的才是會回頭的客人。

    他們的責備成長了我很多,我在MSN上寫著,滿十個月的震憾教育,我也很慶幸我有這樣的機會去面對。雖然這學分顯然是沒通過,但記取的教訓卻是一輩子的。

    喝一杯沒問題啊,我最近大概會把重心暫時從工作移走,隨時歡迎。

    treeholewitch 於 2008/07/09 08:53 回覆

  • 龍隆
  • 我沒那麼堅強
    我可是每天晚上睡前
    幻想著殺他千萬遍才睡著的

    原來妳要考研究所啊
    希望妳能考上
    但不期待跟妳一起討論論文
    因為那代表著
    "我已經不能畢業了"
  • 哈哈,龍哥。
    我常也是醬幻想,但夢裏都被砍回來>_<

    我只求你們願意指導
    研究生的生存之道,
    當然不要拖累你還陪著我一起唸完咩。

    treeholewitch 於 2008/07/15 08:39 回覆

  • 亮亮
  • 好多好多個年前,我在台中內觀中遇見一個生命的導師,那時.他問我有關電腦的問題(你就知道他的電腦多不行了,居然會問我),我好奇地問他:老師.您已經這麼多學術函養及社會地會,這種小事情應該不用您動手吧,結果他回答我,,,我是為下一輩子做準備(前提:若你相信因果輪迴).我突然知道為什麼,世界上會有天才了.哈.莉,當你在勸我想清楚,我下的選擇時.我很難說出個非常具體的理由.那心情或許,如你決定去紐西蘭來證明自己的能力,我想,我也是想用這件事情來告訴自己,至少,我曾經為一件事情如此努力過.我喜歡你說的這句話:這個過程,有任何收穫或啓示,就不虛此行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