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本文於無名舊址刊於 2007.01.08
為了讓讀新文的人看起來比較清楚, 就把這篇文篇給移過來了。


自已不算是多病的體質,而且有維持尚算良好的運動習慣,但大概是年齡和新陳代謝呈負相關,所以年紀愈大,自癒力也愈差。去年曾經因為病毒性的感冒在家又拉又吐,自以為是鐵打的胃倒也開始抗議,連一向自豪的皮膚,這陣子都開始嚴重過敏,類似冬季癢的症狀。原本12月中去看了西醫,才吃了三次的葯就放棄,因為葯效過強,整日昏沈的滋味實在很難受。但今年才開頭,竟然又復發,還更加嚴重,這幾天照鏡子都有種「花容失色」的驚悚效果。所以這次選擇去看了中醫。


第一次看中醫是開始上班後,因為手腕長時間打字導致,但好發於左手,也許是因為我常用肩膀夾著電話邊打字引起,跟筋骨有關的,當然不會想去看西醫,很自然的就看起中醫,而且其實心理也開始排斥吃西醫所開的葯方,因為我深信,這些葯的副作用對身體的影響,絕對不亞於它所產生的葯效。至於開始臣服於中國千古流傳的傳統醫術,則是從去年度的睡落枕開始。


去年大概是我最常使用健保卡的一年,尤其是睡落枕。在換了枕頭,改了睡姿後,我每二個月還是會發一次睡落枕的症頭,有次疼得受不了,就找上中醫治療。醫生把脈之後,第一次先幫我拉開筋骨,整個人站在我的背後,把我的手卡著,然後用醫生有練過的方式,轉動我的脖子,很神奇的就治好了。但過二個月又發了,醫生看到我,搖搖頭,這次的拉筋只有稍好一些,但沒有完全康復感覺,所以他就問我,不然針灸好不好。話說我第一次手腕酸痛,整個手無法抬高連拿筆都有困難的痛,竟然在扎下超酸痛的一針後,神奇的完全復元,所以我當然一口馬上答應,乖乖的領了針然後跑到針灸室等著。這天,我全身大概插滿了十隻以上的針,還燒著灸,結果當然也是神奇的維持了二個月,我又再去找同一個醫生。



這次醫生在我還沒開口就邊微笑問,又是睡落枕啊? 然後又是領了針去等著。醫生在看完一批病人後,來到針灸室,拿起針,另一手則在要扎針的部位擦上酒精。手上的穴道插完後,他拿酒精棉球的手,移到了我的頭頂,媽呀! 我嚇了一跳,問醫生要扎頭頂?! 他用了醫生一貫溫和的笑容,點了點頭,然後,我就變成了一個躺在診療床上的天線寶寶。但當我從天線寶寶變回凡人至今,已經好久不曾再睡落枕過,我只能說是太神奇了。



所以,這二天都在服用超苦中醫的我,還是期望這次的療效能夠順利發功,不然我就得找蘿麗做個面具了。(泣)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白晝
  • 不好意思 想請問一下
    您文中所提的中醫
    是哪家醫院或診所的呢
    看起來醫術挺不錯的樣子
    想試試看
    或者被這種問題所困擾的人該怎麼找呢?
  • 因為我人在台北縣,所以是在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如果你需要請留mail給我。
    另,每個人狀況不同,醫生說大部份是因為肩頸長期因工作(尤其是電腦)所造成,
    治根本的辦法還是要矯正工作打字的姿勢。

    至於怎麼找,呃,我純粹只是因為交通方便,並沒有特別去查哪家專治這種症頭的。

    treeholewitch 於 2009/03/26 12:5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