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颱風來襲的這幾天,我宅在家,靠一本鍾文音的「少女老樣子」渡過。最近好像興起一股回憶與家人尤其是母親之間相處的書出版,裏面提到了一些台北城的舊模樣,竟也喚起我記憶裏幾乎快要模糊掉的片段。

小時候住在台北市區現在最熱鬧的地段,市民大道及復興南路的交叉口。那時候的市民大道,是一段長長的鐵軌,住在鐵軌旁的住家,必須要有對於夜裏火車輾過鐵軌所傳來的震動及噪音不為所動的定力。而穿過鐵軌的復興南路,是一段很短的地下車道,當靠著窗戶時,會正好面對著那地下道將出口的地方。記得有次,鄉下的表哥來到台北,借住我家,那時候他半夜履次被火車聲及震動吵醒,常轉過來問我們,這樣你們睡得著? 而我們都會用半睡醒的囈語,代替回答。



颱風假對當時的我們印象中,就是靠在窗口,哪也不去地望著那些因為誤闖積水地下車道而困住的車,寄予同情的眼神,然後望著汪洋一片的台北城,欣喜地少上一天課。


後來因為搬家的關係,學校轉到了內湖,卻又因為父親出事,房子不得已賣掉,為了母親的工作又搬回到老地方。這時候的鐵軌,已經撤掉,但市民大道上的高架橋,還沒有蹤影,而那個地下道,大概也就跟著被填平了。因為要從東區到內湖上課,所以每天五點多就得出門搭公車,那時候說放颱風假的新聞,總是等到當天的最後一刻肯才公佈,但若真等到公佈那時才出門,我就完全遲到了。記得那天我一個人,冒著風雨,走到車站,上了車,到了轉車的另一站下車。在等車的同時,有幾位德明商專的大姐姐們,一直看著我,然後走過來告訴我,「妹妹,今天已經宣佈國中以下不用上課了。」我道了謝,那時臉皮很薄,覺得自己很笨,也沒有慶幸有人在半路上就告訴我,而是很羞愧地,默默低著頭,轉身走進另外一條路再繞到對面的車站回家。


至於颱風夜裏那些暗著黑了,點蠟蠋的光照著,爐上的泡麵香著,開罐頭的聲音,和廣播沙沙的聲音,夾雜窗外的狂風暴雨,大概就是颱風夜必備的。但我總記得,小時候的颱風所造成的災害,是因為那時候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足夠面對颱風的公共設備,而導致災情慘重,但那時候的颱風似乎沒有現在的狂暴,這幾年來聽著颱風所颳起風的聲音,卻比以前更為猛烈,是因為地球暖化,所以真的讓颱風更為強勁了嗎? 那未來的哪天,會不會我們都要有撤城的準備? 而又有誰會在那上方,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們這些困在水鄉澤國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