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圖借自子午的部落格-直到路的盡頭)


子午的書是透過蛋捲到手的,早在噗浪上就久仰大名,也常莫名奇妙的被我們一群熟女拉下水挖洞跳。(大笑) 雖然拿到書很久,但到手後的人沒有一個不哀嚎拆書過程的艱辛,讓我即使很想看,也有莫名的恐懼,不小心就把它搞得很像死亡筆記本。

 

整本書的美術設計來自於王志弘,前陣子入手的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也來自同一個設計師。林夕的書呈現白色簡潔的感覺,摸起來就怕弄髒,供得很神聖。子午的書有人則形容是舊書攤買來的,封面黑不拉嘰,綑著一條粗橡皮筋,特殊裁切的設計讓書頁與封面大小並不一致。書頁裏夾雜著不同門票或明信片,好像抖一抖書,子午那趟旅程就跟著鮮明的在眼前跳動。而因讀者每個人手工粗細不同,這本書變成對你而言,有些獨特,有些私人,像與作者有另一種特別的連繫。我當然也稍稍割壞了幾頁,不太整齊,但比較嚴重的僅是把書頁每行的最後一個字,差點整排給削掉。

 

很多人會拿子午的旅程跟轉山的謝旺霖比較,都是騎單車,都是挑戰,都是流浪者計畫補助的對象。然而,私心認為,子午的旅程,又讓我更加讚佩,也有可能是拆書的怨念導致。

 

邊拆書,其實有大略翻閱部份的文句和照片,看到在旅程中掉失所有的筆記與相片時,我不禁大嘆,那是怎麼樣把這些回憶一一撿拾回來,字字句句鋪成我們手上這本記錄。而我也相信,有些當下的情感是複雜不確定,草草書寫,抒發當下的激情,卻少了些沈澱重新咀嚼後的真正想法,有些感覺會在日後發酵,成為另一種養份。

 

在一個人的旅途中,孤寂感被無限放大,卻也有了許多與自己對話的機會,我當然也會想起那年自己前往紐西蘭的心境,但相較於子午,我過得算是豪奢的生活,面對的是永遠友善的人群。但在這樣的旅程中,出發前對於這些人性的各面向,也該是早有準備,甚至如果是我,我會不抱任何希望,準備在路上用堅毅的態度,但任人宰割,最後自立更生。(哈,好悲情)  老一輩的總愛講著,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然而這一路上,又能辦識出多少是朋友? 有時即便只是一杯茶,一隻拉住雨衣讓你不致狼狽的手,都能讓你備感溫暖;有時一趟長途的便車,也可能為你帶來整夜的噩夢。旅途,也因為這些溫情和奇妙的遭遇,而透出光線,浮現色彩。

 

子午沿路的歷程,夾雜輕描淡寫不致於艱澀難懂的文化介紹,一路上無論陌生和善溫情防衛驅趕欺騙的對待,都變成一頁頁的故事,隨著書頁的展開邀請你一同踏入那些回憶裏。

 

讀完書,我也在思考。要怎麼樣的勇氣,能提出如此的計畫,而且實實在在的上路? 子午不過30,而在現實中有多少人,會連單車環島都要考慮再三。我們失去了跳脫舒適圈的勇氣,不再記得如何去冒險測試自己的極限,忘了接觸陌生的新鮮感,一路上與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對抗,那樣的心境,想是一輩子都難以忘懷印在心上的刻痕。

 

以本人的文筆為作者寫一篇讚賞推崇實在是班門弄斧,臉書上有人寫「割書割到路的盡頭」,我不禁大笑。不過至少是實踐在噗浪上答應的一件事,也算是幫自己家裏又添一篇新文。雖然說新書大賣是對作者的一種肯定,但我也相信,對子午而言,實踐自己的夢,已經是最有價值的意義。謝謝子午為不必出門的我們,都帶來一趟驚奇神妙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