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這麼大了。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IMG_2881.JPG


昨夜裏翻轉著身體,也不知道是自己不甘願睡,還是在心神不寧什麼,直至近夜半三點,才終於睡去。睡不著的時間,多半側躺著,然後胡思亂想一些未來的事,睡著後,卻接連做了許多跟已斷絕的過往再度連結的夢。

 

其中一個,是和過往的高中同學成為同事,在初報到之際,兩人開始交待過去消失在對方的時空,發生了多少事,也點名起我們國中時走同條巷子一同返家的同學們的近況,而即使在夢裏,我卻也清楚的知道:高中和國中同學之間是全然無交集。做這個夢,好像只是為了自己早已放棄的連絡清單,再明確地蓋上一個章,正式宣佈結案。那些,已是遠在我尚未18歲的故事了。

 

另一個,也是最後的一個。夢見自己回到高中至二專時期,打工的燒烤火鍋餐廳。先來個前情提要:我高一便透過同學介紹進入了這間餐廳,在民國81年時(媽呀,那年我才15?…)。那段時間,這間餐廳算是中高檔,尤其旁邊緊臨知名的酒店,許多酒店小姐在上班前都會為了把客戶綁住而提早約客戶到餐廳吃飯,這些客人對我們這種服務生也十分禮遇,好幾次小費都是以千元起跳。我一直陸續在這家餐廳工讀,若不計中斷的期間,前後竟也長達七八年,這也是我人生中,一段很重要的回憶。

 

夢裏,我回到那間餐廳,也換上制服,在餐廳裏穿梭。有些人的樣貌,還停留在我最後的印象,有些人則因為聽過最新的消息,而改變或消失了。有的人消失,是到國外生了孩子,有的,則已成枯骨。夢怎麼醒的,我不太記得。但醒來後,卻是一陣感慨。

 

事實上,再沒回去工讀之後,那間餐廳也逐漸沒落。先是收了好幾間分店,仍願意留著的人,分派到僅存的店家,曾經去過其中二間,遇見一些舊識,都是些已過中年無法順利轉業,連彼時意氣風發的總經理,都在廚房裏揮汗如雨。

 

這段工讀經驗之所以對我而言十分重要,應是這工作打開我對社會的初步認識,奠定了自己工作的態度基礎,甚至還學習帶人,面對了許多複雜的職場人際關係,也交了好幾個男朋友,大概也是我人生中喝最多酒的期間。(大笑)

 

許多曾在生命中佔有一席地位的過往,如今卻只剩一個潦草的夢。

 

那時的你會為了些莫名的小事發怒,或是對某些人任性地耍脾氣,恣意濫用別人的善意。也會有莫名的堅持,而咬牙苦撐。但真要考驗起你的記憶,其實你並不記得那些細節,只能用殘缺而片段的回憶,去拼湊那幾年發生在身邊的人事物。

 

過了近半生,也踏進人生另段里程。回想起那些年的荒唐與曾經,卻好似一場夢的不真實。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童~^^
  • 很有同感很有感觸的一篇~
    懷孕末期和BB剛出生的前兩個月,
    我也常隔一段時間就會類似失眠般,
    然後腦海裡開始穿插上演著許許多多不同歲月裡的記憶,似夢一場。
  • 童!!! 你終於出現了!!

    一切都還好嗎? 發個mail 給我吧!!
    我也想看你們一家三口的甜蜜照片~~

    treeholewitch 於 2010/08/31 21: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