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335.JPG

 

 

 終於還是在6月7日這天離開了Nelson,前一天的午餐時,老闆遞了張卡片給我,朋友正開著玩笑說,搞不好裏面裝現金,卡片一打開我又迅速地闔上,然後用種不可置信的表情告訴朋友,真的是現金,而且有50元,裏頭謝謝我的幫忙,還畫了幾個箭頭註明那是給我的,他們叫我super Lilly,從這刻起,我默默把自己的英文名字多加了一個L,為了他們。

 



在街上進行最後的回顧,走在街上的每步都覺得沈重異常,是因為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和朋友,而顯得如此不捨,葉子掉盡的枝椏,像心情,有種進入冬季的寂寥。我走過瑜珈教室向內張望,不見老師,卻在下個路的轉角,遇上了他。他拎著二杯咖啡,與我抱了又抱,原以為沒機會的合照心願,竟然還是實現了。一直想要找個禮物送給民宿老闆,在街上想是無法找到符合金龜車的小東西,卻又在某間禮品店裏,找著個金龜車鑰匙圈,車蓋打開還是只手錶,臨別之際,所有心願一一實現,那,原來是早該離開嗎?


 

清晨,總是睡很晚的Lacy起了大早看著我們整理行李,我只擔心她的眼淚下一秒就要飆出,忍住不看她,但心頭還是覺得不捨。行李拖到門口,抱了抱狗,我的眼淚竟然還是悄悄掉了下來。該抱的全都抱過了,把鴨舌帽戴上想遮住開始落淚的臉,上車,離開。Lacy與Steph在門口用力揮手,Lacy的眼眶紅了,隨著距離拉遠,我別過頭,想裝做無事的跟老闆閒聊,車子一路開往巴士站。在不到五分鐘車程的路上竟又遇著了,老闆的朋友,我瑜珈課的同學,還在最後一堂課送我和腳踏車回家,我訝異於這連串的巧合,但行程已經展開,總無不散的宴席。



老闆確定我們搭上車後,才牽著狗離開,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拿起了MP3,想要分散自己的感傷,耳機裏傳來的第一首歌,卻是,離人。




我知道這真的是屬於我的那個城市,但也因為有了他們,而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加美好,巴士不斷向前,我回過頭想要記住這城市最後印象,它回饋給我的是,一道由海面向山丘跨越的彩虹,我知道,我不該哭的。

 

 

DSCF0836.JPG

 

IMG_5313.JPG  



謝謝,謝謝你們讓我的紐西蘭之旅有了不同的意義,並不是只有旅行,而是實在且美好的生活,在Nelson。我會想念的不只有你們的微笑,總是說的太快的英文,free desert with ice cream,還有,你們的溫暖。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