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西蘭的日子裏,我常是閒而無事的晃盪在草坪和院子中間,端著一杯熱燙燙的茶,望著天空發呆。剛從Nelson機場起飛的飛機,劃過眼前,在藍色的天空裏留了一道看不見的軌跡,此時我在想的是,如果這樣的藍才叫天空,那麼,我在台灣透過高聳辦公大樓間的縫隙中望上去的,那是什麼? 被精心切割過的幾何藍嗎?

 



幾度在MSN中討論這樣的出走的意義及想要達到的目標收穫是什麼,也討論著男女對於家庭的生計所負擔的程度而造成男人無法更瀟灑的自在出走。如果真要定義一趟旅程的意義會是什麼,是不是用幾張背景綴滿山水的相片就足以解釋? 還是該要徹底將地圖上標示的景點全走完才算收穫。我們是不是為自己的生活下了太多的目標和警戒線,而導致在許多決策前顯得太過不敢放手一搏,而即使真的離開了既定的生活,地球也不會因此偏了軌道,而自己卻會以為整個世界將為之崩裂。每個方向都一定要有目的,每個動作都要有原因,精心算計每個步伐和距離,然後,我們就真的因此而獲得了什麼嗎? 我們困在自己畫出的國境裏,然後不斷敲著空氣牆喊著我要出走,卻也始終不肯承認那堵牆的不存在,而自以為是遮風擋雨的世界。

 



島國小民,這是我一直以來對於台灣的感覺。從我開始學著閱讀紐西蘭的報紙開始,充斥版面的報導絕不會是腥膻色情,即便搶奪殺人刧色,也都只佔小小的篇幅,而放眼世界的版面,也相等於國內的報導數量。台灣有著太小的空間太多的人口,卻只會著眼於身邊的小物,和旁人不斷的比較生活水準薪資多寡房屋好壞子女聰慧,還有誰做的多誰做的少誰沒有做誰又偷懶。我們總是在計較做出這個動作以後的收穫會是什麼,卻也忘了施永遠比受更有福。

 



為了能跟別人有得比較,我們耗費更多的時間在贏取,最後真正贏過別人的還有血壓和膽固醇,而真正留在別人的印象裏的,只剩下你常因為工作而無法參與聚會的道歉聲,和喪禮上低誦的佛經聲。有人相信,在臨終的一刻,你的人生會像影片一樣,在你眼前腦海不斷重覆播放著,而也許在那個時候,你會疑惑的想,為什麼我的一生是流行音樂45轉,過於快速的播放,或是覺得像跳針般,一直停留在辦公桌的畫面。而原來,這些就是構成你人生的所有元素,但為時以晚。

 



所以在當你自以為犧牲你的休閒時間來為家人賺取更優渥的生活品質時,先想想,你的葬禮上會是要充滿電子花車女郎的妖嬌身影,掛滿政商名流寫滿錯字的白幡,還是朋友們聚在一起真正懷念你的智慧及幽默。



不要在踏出這步前就一直想,沒錢,英文不好,幹嘛出國去當外勞,學三個月的英文不會進步到哪去,家裏少了幾個月的薪水收入;為什麼不試著用正面的想法去思考這段經歷或許會讓你遇見與台灣不同的世界和人群,這些收穫是無法秤斤計算,但絕對會是人生回溯時,唯一有色彩的那片段。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