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11)

 

5月2日一早,急促的大樓鈴聲沒能把吃了感冒藥昏沈沈的全家吵醒,直到床頭的手機響起,婆婆打來,先生掛上電話急忙起身,對我說句:阿公不行了。

 

先生的爺爺,卒年八十有二。阿公三十多歲正值壯年期就中風過,造成半邊的身體無法自主,幸尚能行走,聽先生說,他還常自己坐著電動車,到附近的券商看盤,直到晚年,身體漸漸虛弱,再加上長期洗腎,就僅能靠著輪椅代步。長期的病塌下,阿公依舊維持很好的氣色與精神,有賴於阿嬤無微不至的照顧。

 

我初識先生時,阿公還能自己行走幾步,雖然緩慢,但終究還能自主。在我們訂婚前夕,忽然病況轉壞立即住進醫院,也因此我們的婚禮差點延期,幸好阿公在子孫日夜陪伴照料下很快的恢復,那大概是近來大家印象中,最危急的一次。

 

先生接了通知趕緊下樓。阿公阿嬤就住在我們同棟的一樓,下樓時院子的大門已經拆除,幾個堂弟與叔伯已經將廳堂搬移淨空,我因為得照顧孩子,只能憂慮地在五樓窗戶不斷向下張望,直到看見救護車無聲的駛進巷口。公公說阿公是半夜就身體不適,清晨急忙送到相距不到五百公尺的醫院,因為大家也早就做好不積極搶救的決定,所以一早,就開始通知子孫們回來幫忙。

 

我被通知抱孩子們下樓時,進廳就只能見到阿公靜靜的躺在板上,蓋上一塊黃巾。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

 

只是,阿公這一輩子的牽手,阿嬤前一週才在台北開刀,預計再隔二天才能出院。開刀那幾天,長輩們甚至沒有辦法決定到底該不該讓阿嬤動刀,因為阿公那幾天的狀況並不是很好,深怕在那幾天就出狀況,而趕不及見阿公最後一面,只是,終究還是趕不及。

 

阿嬤趕回來時,我人已經帶著小孩回到樓上,傍晚帶著她們下樓,到房裏探望她時,她語帶哽咽地對雙寶說,阿祖不在了。雖然我不在場,但每每想到她回到家也來不及跟阿公說上最後一句話那種哀悽的心情,我還是會鼻酸。

 

阿公的後事在眾多叔伯姑孫的合力之下,很快也很完善的處理結束。期間守靈的工作都交由孫輩負責,而我則是清晨五點多下樓接替,幫阿公整理桌面,準備飯菜茶水等,接下來,我便會坐在桌前誦經,就這樣的過了十多天。這之間當然免不了一些穿鑿附會的神秘故事,起乩身,或替阿公傳話,要大家好好照顧阿嬤的故事,連照顧阿公的外勞都說,清晨被阿公叫醒,說他餓了要吃飯了,最後不忘跟她說句,謝謝。

 

 

阿公的後事是以佛教方式舉辦,少了許多誇張莫名又吵鬧的儀式,每天就是靜靜的放佛經,每七日做法事,大家也聽從阿嬤的應允,吃了幾天的素(雖然目標是49天...),隨著阿嬤的指令到廟裏陪阿公聽經。這段日子裏,大家每天都會聚在一起吃飯,看著小孫子們跑跳玩鬧,跟阿公相處的最後幾天,大家似乎又更靠近了點。

 

 

直到告別式。

 

那天,大家都哭慘了。在一次一次的鞠躬叩拜中,我們真正的要面對與阿公告別的這件事實,但愈是到要面對時,眼淚愈是止不住。明知道阿公遠離了病痛的折磨,安心的隨佛祖而去,但還是在之中不斷的想起跟阿公相處的點滴,還有不捨阿嬤挺著術後仍虛落的身體,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不斷的拭淚。

 

 

家祭的最終,孫輩們用阿公的生活照做了影片,其中剪輯了一段今年阿公剛過完的生日上,大家跟阿公互動的畫面,有幾句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那些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會隨著阿公的離開而消逝,而會永遠的存在大家的心底。

 

 

謝謝阿公的身教言教,護養了這麼一群良善的子子孫孫。

 

謝謝阿公給我最後孝養您的機會,為您端飯菜,燒這陣子的香。我們會好好的照顧彼此,希望您安心無罣礙的離開。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