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32

 (11月底帶她們到高雄拔蘿蔔)

 

 

2歲後的孩子,講話思考開始有自己的邏輯,也更有自己的主張,人們總說 terrible twos,我也開始逐漸感受到壓力,但有很大的一部份也跟自身急躁沒耐心的個性有關。

 

 

 

這些日子來在生活上,開始對於孩子們不能在重覆的指令下,結束搗蛋行為時,不是架到房間裏,單獨面對面會談,就是手直往大腿或手臂拍去,留下啪一聲和泛紅的手印。我一向就不是秉持愛的教育的母親,但近日來頻繁的對抗,也有點疲憊,再者,最常被開扁的一枚小人,已經開始有選擇大人的喜好,在有其它人可以選擇的情況下,是絕不會肯牽我的手。


 

 

朋友問我,會難過嗎?  我想想,我以為我會有點難過,但似乎沒有,只是我覺得,這是我應該自己面對解決的親子教養挑戰之一。

 

 

 

對於要同時教養不同個性的同齡小孩,再加上要照顧每日的起居飲食,即便她們的作息已被週遭的友人視為天使寶寶,也是讓我時有心力交瘁。但我對自己的某些被戲稱為軍事教育的教養方式仍保有自信,於是要在這其中做調整,然後對付二個看似能溝通但蠻橫無理跟原始人沒兩樣的小孩。

 

 

 

這二天小人因為應對而被我單獨架到房裏的高腳椅上,嚴肅的端著臉(為了要讓她眼神沒有其它飄閃的機會),再三重覆我的要求,在她不斷扭動不肯就範時,我也出手。在平日的時間有互動時,也不斷重覆這項要求的前因,到了隔天晚上與長輩的應對,獲得十分明顯的改善。

 

 

 

 

這年紀的小人,開始有自我意識,也能表達自己的情緒和事發狀況,只是有時氣急攻心,或語彙尚不足以表達時,會打結,所以我也相信,她已經能清楚的理解大人的生氣原因,所以很多時候是刻意的反抗,已經不需要我們再以她們還小的理由來告訴自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也刻意在對話時,一再舉例媽媽為她們做了哪些事情。我會問她們,是誰煮飯給你吃? 是誰幫你洗澡? 是誰做麵包給你吃?  諸如此類,然後再問她們,那媽媽有沒有好辛苦?  目的不是要換取她們的擁抱和甜言蜜語,而是我希望從小就不讓媽媽的辛苦是默默的,理所當然的。

 

 

 

 

教養的路上,難免有時顯得專制,或孤軍奮戰。但既已生養,就應該為這麼長遠的責任,盡最大的努力。

 

(這篇好嚴肅,就沒多放照片了)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