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7)    

 

前二天利用中秋節連假前的空檔,帶著孩子們出門玩了半圈南台灣。因為第一段的車程頗遠,所以討論後決定中途到父親的老家員林暫停,下交流道後就直往鎮上吃了一碗麵。

 

 

這碗麵吃下去的心裡,五味雜陳,從很小有記憶以來,它是一碗3元,在小小的店面,我總坐在板凳上晃著腳。清而不淡的湯頭,麵裡沒有其它配料,切的小菜也很簡單,肝連,粉腸,五花肉,約莫就六七樣。

 

 

飯後先生問我,既然都來了,要不要回老家看看,我答不出來。事實上在吃麵的當下,我就差點邊哭邊吃。最後我們還是繞上了山,車子停在院子後方,我遠遠地看著三合院,走出個駝著背的老人,一眼就知道,那是阿嬤。

 

 

都到了,就進去打個招呼就走,簡單讓大家知道一下你現在的狀況,先生又說。

我擺了擺手,請他迴轉下山,然後掩面大哭。

 

 

那當下的心情複雜到我無法思考,車子靠在我小時候玩耍的風景區遊樂場,先生帶著孩子下車,讓我在車上整理情緒。那無數個寒暑假在這過的日子,是無法抹滅的回憶,但回憶寫到後期,卻又是極不堪與無奈。

 

 

我淚眼望在孩子們在我曾赤腳大步跨躍的廣場,攀爬著我攀爬過的軌跡,開懷著笑著,也許就像我當年那樣無憂無慮的模樣。

 

 

 

整了整心情,和孩子擺盪著鞦千,我請先生調頭回去。

 

 

老家的人不曉得我已結婚了,小孩也生了一對。簡單寒喧後,就以趕路為由,準備離開。臨走前,偷偷在阿嬤掌心塞了幾千塊,看著她蒼老歴盡風霜的臉孔,我又靜默得不知該說什麼好。

 

 

旅程結束,先生問了我,這次回去有帶給我什麼感受嗎?  我依舊無法言語。近15年沒回去的家鄉,那看似熟悉卻陌生到不願想起的人事物,已不是近鄉情怯那種情感,更多的是,感慨。

 

 

 

 

 

 

 

創作者介紹

樹洞裏的女巫

treehole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